爱摇时评 被《中国之星》阉个底儿掉,痛仰还是赚了

我爱摇滚乐Fanzine 2019-06-26 08:34:16

《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》完整版视频


第一个感想是节目组为了保住痛仰也是蛮拼的,不但把歌词里的“专制”改成“战争”(也得亏高虎口齿不清),还在片头加了段前段时间的巴黎恐袭的画面,试图把痛仰这歌往“反对战争、呼唤和平”的主旋律调调上拽,真是够费心了,恐怕痛仰他们自己都想不到这主意吧。但就算这样还是没保住他们,其实这不是很多人以为的“电视台同意痛仰去演又不给播出纯粹拿人当猴耍”,节目制作方和播出平台是两回事,做节目的是灿星的团队,代表商业利益(当然有崔健等人的加入也混入了一些文化内涵),播出平台是电视台,是被Dang牢牢控制的核心媒体,是Dang的喉舌。这件事说白了就是,“文化”想来表达态度,“商业”觉得有噱头炒作点就答应了,但两者都高估了“Dang的喉舌”的容忍阈值,但是节目又不能全掐掉重新录,所以最后呈现出这么一个被阉割的闹剧。“下面有请痛仰!“然后立马是”好,痛仰的票数是……”真是够讽刺的。



崔爸爸为中国摇滚操碎了心....


刚去看了下痛仰这期节目的未减版,片头把胃口吊足了,高虎的出场也让女童鞋直呼“帅气”了,范儿得做足嘛,但是音乐一起,就让我想起我不再喜欢痛仰的理由了。当年痛仰还没出专辑前,在通俗歌曲上的几篇报道就引起了我的注意,后来出的第一张专辑,我是第一时间买的(每天五毛钱早餐钱省下来为了一盘九块五的磁带)。那时候挺支持他们,支持的是他们的态度,但是音乐,说实话,即使是在当时北京都模仿RATM、Limp Bizkit、红辣椒、KORN的那一堆乐队里,他们也不是模仿的最好的那一个。接下来《不》那张又开始模仿system of a down,有些编曲简直可以说是抄袭。因此等他们开始《不要停止我的音乐》了,开始民谣了、抒情了、小清新小文艺了的时候,高虎动不动抱把尤克里里哼起扎西德勒的时候,他们也彻底没有了能吸引我的东西。然而,这同时也成为了他们发迹的起点,简单、好上手、人人都能唱,越来越多的入门孩子和校园乐队开始“再温暖一点”“往南方开”,痛仰也开始自称为“青年一代的代表”,逐渐地中国的音乐节好像不请痛仰来都不好意思叫自己是音乐节了,直到成为“中国身价最高的乐队”。(反观军械所,就算批判态度比痛仰有过之无不及,混到了个什么结果?)


娱乐圈啊,我是你爸爸!


崔健推荐子曰、舌头,这一点都不奇怪,这都是他自己签约、制作过的乐队,至于为什么选痛仰,还选这首歌,我觉得他还是有目的的。但另一方面来讲,痛仰上了这个节目,就算演其他比较抒情的歌,也未必能吸引那些不听摇滚的人喜欢摇滚(如果要比抒情、比旋律,哪有他们的份儿……),也就起不到任何“推广摇滚乐”的作用,无非让他们的“最高身价”再高一些。但是演《压迫》,而且还被电视台剪了,这个实在太能刺激摇滚乐迷了,能够一下子洗白他们由于“从良”和“赚钱”而广泛招黑的形象。




现在再回过头看《压迫》这样的歌,可以说是中国摇滚中“意识先行、音乐滞后”的典范:动次打次的迪斯科节奏、“三个和弦闯天下”的伴奏、加上几句打油诗般的吉他小过门,基本就是音乐的全部,人声部分就算当成Rap来看,节奏也单调得令人发指。与其说是歌曲,不如说只是为了给喊口号配点陪衬而已。当然,这不妨碍他们成为中国最有名和身价最高的乐队,因为中国摇滚乐迷中相当一部分是“宁要摇滚主义的草,不要流行主义的苗”的,摇滚怎么可以旋律好听、编曲成熟、制作精良、内容丰富呢???谁敢这样做谁就是伪摇!!!……我觉得这种意识形态挂帅的思维倒是和他们声称所要反对的Dang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

痛仰该感谢他们生在中国,如果是换在其他任何一个摇滚乐发达的国家,他们肯定成不了“知名度和身价最高的乐队之一”。